儿子用父亲死亡赔偿款买奔驰送白富美:车丢人疯

安徽的罗大姐说,她有个27岁的弟弟,在杭州余杭良渚打工,10号那天,弟弟突然精神失常,与此同时,弟弟刚买不久的一辆奔驰也失踪了。

弟弟精神失常,奔驰车下落不明

罗大姐:“把他送到第七人民医院去,这次发现他神经上有那个(那第七人民医院,医生的诊断是什么呢?)还没有诊断出来,他说要过两天才能那个,是5月10号上午送进去的。”

罗大姐说,弟弟在良渚一家装修公司当业务员,她自己和丈夫在萧山打工,4月20号,弟弟买了一辆奔驰GLA200,这是一款城市越野车,花了三十万左右,连牌照都还没上,弟弟精神失常后,那辆奔驰车下落不明。

罗大姐:“我就是想让你们,来帮我们把这辆车子找到(什么车子?)就是一辆奔驰车子。”

罗大姐的弟弟在余杭良渚瑷颐湾租房子住,罗大姐说此前到过弟弟的房间,里面一片凌乱,钱包、手机和身份证都没找到。记者联系了房东,房东表示,是连地下车位一起租给罗大姐弟弟的。

罗大姐赶到了瑷颐湾的地下车库,在13幢楼下A011的车位上,停着一辆面包车,旁边有装修工人在搬装修材料。

装修师傅:“(这辆面包车 是一直停在这里的吗?)不是吧,这个车子是一天 有的车子周围的换了,他开走了,他停来了(有没有来停过 一辆白色的奔驰?)那个没注意。”

车是父亲的赔偿款买的

罗大姐说,她弟弟的这辆奔驰,还是用老父亲前年的赔偿款买的,说起来,这个家庭也是屡遭不幸。

罗大姐:“我爸是在工地上被桩机砸死的,死亡险就是那个(赔了多少?)赔了七十五万(这些钱都给他了?)都给他了。”

地下车库没有找到车,保安对车有印象

地下车库很空,停的车子很少,罗大姐说,弟弟租住在9幢,抱着一丝希望,她到9幢楼下的地下车库找了一圈,还是没找到那辆奔驰,不过地下车库出口的保安,对那辆奔驰有印象。

杭州余杭良渚瑷颐湾 保安:“白色奔驰他前一段时间,跟我说过,但是他说,没有停在我们地下室,知道吗(谁说的?)就是白色奔驰这个,你弟弟是安徽的,是吧?(对)他跟我说过,他说停在哪里丢了,我说你在哪里丢的,正好那天他说,他才结婚,好像回门之类的,具体几号我也不清楚 有一段时间了嘛。”

罗大姐:“肯定是被女孩子骗走了,就是说胡话的那一天。”

失踪的车和“白富美”有关?

罗大姐说,她弟弟的车子肯定被一个女孩子骗走了,而且弟弟的精神失常,跟对方似乎也有关系,这其中是不是另有隐情呢?

罗大姐:“他说那个女的是个留学生,是富阳那边的,她家有两兄弟,给他们一人买了一栋,三百多万的别墅,然后还说,其中有一栋别墅,给他女朋友的。”

罗大姐说,她弟弟在买奔驰之前,就跟她提起过一个女朋友,按弟弟的描述,那就是一个典型的白富美,但弟弟从来没带对方来见过面。

罗大姐:“他说这辆车子是送给他老婆的(钥匙给她了?)钥匙给了她一把。”

罗大姐说,她弟弟在买了奔驰车之后,说要送给所谓的女朋友,还找了黄牛帮他去买杭州牌照,结果到了5月9号,弟弟不对劲了。

罗大姐:“那天晚上去我那里,他说他昨天晚上订婚了,他叫我们给他拿红包,他说他三天三夜都没睡过觉。”

来看车时,由始至终只有弟弟一人

罗大姐说,当时她弟弟非常亢奋,到第二天就开始胡说八道,嘴里喊着骗子骗子,到处捡垃圾吃,家人只能把他送到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。那辆奔驰是在石祥路浙江鹏龙之奔4S店买的,记者陪罗大姐赶到了这里。

浙江鹏龙之奔4S店销售员 小张:“(当时陪她弟弟来看车的,是不是还有一个女的?)没有,从始至终,都是他一个人过来的,而且他是来了四五次,才进行订车的,分别由我们,不同的同事帮我接待的。”

经理:车有定位功能,需要警察的协查函

销售员小张说,当时罗大姐的弟弟一次性付了全款。4S店的白经理说,就在上周日,也就是7号,罗大姐的弟弟跟着罗大姐的丈夫一起来店里,说车丢了,他当时就觉得不对了。

浙江鹏龙之奔4S店销售部 白经理:“头也没洗,脸也没洗,牙也没刷,他说在山里吃老鼠(那你有没有感觉他当时?)有点前言不搭后语,逻辑思维有点不对了(那他把钥匙给你了?)他是让我去帮他找车,我们是计划一起去良渚,都是山上,我们就去找,结果你老公说,他有点神志不清了,估计去也找不到 就没去找。”

4S店的白经理跟北京奔驰总部技术部门联系之后,确认罗大姐弟弟的这款奔驰GLA200出厂时就有一个定位功能。

浙江鹏龙之奔4S店销售部 白经理:“它是有个定位追踪功能,实际功能是有的 但是一定要有警察的协查函 ,有协查函以后,就等于通过正常的渠道来定位。”

罗大姐弟弟租住的瑷颐湾属于余杭良渚派出所的辖区,罗大姐赶到了良渚派出所,警方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暂时还不能立案,建议罗大姐先等她弟弟神志清醒之后再说。

雄安域名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仅为提供更多信息,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欢迎投稿,如发现稿件侵权,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,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。

回复


*